Infiniti品牌全球化策略,為何2012年要成立香港總部?又為何如今要回歸日本?那些Nissan沒說的事 | U-CAR

2020

2月

27

Infiniti品牌全球化策略,為何2012年要成立香港總部?又為何如今要回歸日本?那些Nissan沒說的事

明翰

撰文

52,134

猶記得 2012 年 5 月 23 日,日系豪華品牌 Infiniti 於香港成立全球總部。如今 7 年的時間過去了,無奈在往中國、甚至全球化的發展不如預期,因此 Nissan 也重新規劃 Infiniti 的未來布局,在 2019 年 5 月底表示,將作為一電氣化品牌發展,總部也將於 2020 年中回歸日本橫濱。

回顧當年,為何 Infiniti 要將全球總部設立在香港?如今總部的調整又有何考量?

猶記得 2012 年 5 月 23 日,日系豪華品牌 Infiniti 於香港成立全球總部。如今 7 年時間過去,Nissan 也重新規劃 Infiniti 未來布局,總部也將於 2020 年中回歸日本橫濱。但當年的成立跟如今的搬遷,背後有什麼原因是車廠沒說的呢?

全球化為目標,欲將 Infiniti 發展為獨立品牌、拉開與 Nissan 距離

Infiniti 在 1989 年於北美誕生,時至今日在國內雖然許多民眾可理解其之於 Nissan,猶如 Lexus 之於 Toyota,然而 Infiniti 卻不若 Lexus 那般,成為大市場接受為全球性的獨立豪華品牌。

也因此 Infiniti 為成為全球性獨立品牌,2007 年進入中國市場,2010 年 7 月,成立英菲尼迪中國,後續也在 Carlos Ghosn 的佈局下,於 2012 年 6 月正式將全球總部遷往香港。遷往香港的目的,一來是經濟貿易上的自由、二來為了布局 Infiniti 在全球第 2 大市場「中國」的國產化,以利更加茁壯、甚至往東南亞發展,再到全世界、第三則為拉開與 Nissan 總部的連結度。

Infiniti 在 Carlos Ghosn 的佈局下,於 2012 年 6 月正式將全球總部遷往香港,一來是經濟貿易上的自由、二來為了布局 Infiniti 在全球第 2 大市場「中國」的國產化,以利更加茁壯、甚至往東南亞地區發展,再到全世界、第三則是也拉開與 Nissan 總部的連結度。

正因為如此,在 Infiniti 於中國市場的國產化進程,起初也沒有納入東風日產體系,不過 2014 年 9 月仍舊由東風汽車和日產汽車公司共同成立東風英菲尼迪汽車有限公司,但將辦公地址選擇在北京而非東風大本營武漢,始終極力拉開與 Nissan 的距離。

Infiniti 於中國市場的國產化進程,起初也沒有納入東風日產體系,不過 2014 年 9 月仍舊由東風汽車和日產汽車公司共同成立東風英菲尼迪汽車有限公司,但將辦公地址選擇在北京而非東風大本營武漢,始終極力拉開與 Nissan 的距離。

極力走出自我,仍擺脫不了對各界的高度依賴

縱然 Infiniti 將全球總部設立在香港,不過產品研發與設計仍舊在日本大本營,且在中國的國產化仍舊是靠著東風日產體系在進行著。這過程當中,2010 年因為 Nissan 與 Daimler 的合作,讓 Infiniti 旗下多款車型能採用 Mercedes-Benz 的動力總成和平臺,像是 Q30、QX30,看似稍拉開了與 Nissan 的聯結,但隨著 Mercedes-Benz 未再共享最新的技術,2016 年,Nissan 也宣布 Infiniti 不再使用 MFA2 平臺。

從這裡可看出,Infiniti 拉開總部距離,研發能量還是依賴著 Nissan 或是只使用其他集團的資源,生產線也還是在東風日產體系,各環節都脫離不了 Nissan,沒有太多話語權。

2010 年因為 Nissan 與 Daimler 的合作,讓 Infiniti 旗下多款車型能採用 Mercedes-Benz 的動力總成和平臺,包含國內大家所知的 Q30、QX30,看似也稍拉開了與 Nissan 的聯結,但隨著 Mercedes-Benz 未再共享最新的技術,2016 年,Nissan 也宣布 Infiniti 不再使用 MFA2 平臺。
廣  告

在中國的銷售從 2016 年逐漸走下坡

雖然要讓品牌茁壯獨立,免不了需要母集團的呵護拉拔,但若能讓銷售量逐漸提高,讓全球看見,仍舊存有機會,但 Infiniti 似乎沒那樣順利......

回顧 Infiniti 在中國的這段期間,雖然從設計到生產始終與日產體系相連,但在 Daniel Kirchert 做為英菲尼迪中國總經理的期間,確實有著起色。Infiniti 在中國 2013 年銷售量 17,108 輛、2014 年成長至 30,000 輛、2015 年突破 4 字頭達 40,188 輛,一度為中國市場豪華品牌中銷量增長速度最快的品牌。

但卻在 2016 年 1 月 26 日,Daniel Kirchert 遞出辭呈,而接手的陸逸,改採較為穩健的市場營銷策略,Infiniti 全年累計銷量為 41,590 輛,僅微增 3.4%。

Infiniti 在中國的這段期間,雖然從設計到生產始終與日產體系相連,但在 Daniel Kirchert 做為英菲尼迪中國總經理的期間,確實有著起色。卻隨著在 2016 年 1 月 26 日遞出辭呈後,Infinti 在中國的發展也不再那樣高漲。

接著 2017 年繳出 48,408 輛,成長幅度看似又再回溫,但原本主打在中國國產化,以期擄獲中國消費者的青睞,但整體進度卻是停滯在 2015 年的 Q50L 和 QX50 車型,且一直到 2018 年才迎來新一代 QX50 國產,這時即便英菲尼迪中國推出「5 IN 5」戰略,即 5 年內導入 5 款國產新車,但國產車不僅出不來,2018 年的 44,407 輛銷售量也比 2017 年衰退。2018 年 12 月 31 日,陸逸在英菲尼迪中國工作期滿 3 年,也決定離職。

原本主打在中國國產化,以期擄獲中國消費者的青睞,但整體進度卻是停滯在 2015 年的 Q50L 和 QX50 車型,且一直到 2018 年才迎來新一代 QX50 國產。

動盪的 2019 年:Infiniti 中國發展不順遂、Nissan 大本營的危機,再次調整策略

陸逸離職後,英菲尼迪中國在 2019 年人事動盪不斷,除了前幾個月呈現無總經理的狀態,到 3 月才由毛力民上任。但是,2019 上半年還遭逢 Infiniti 全球總裁的快速更換,那時本來在 2019 年 1 月由 Christian Meunier 接任 Roland Krueger 離職的 CEO 空缺,卻也在 4 月「閃離」,轉而擔任 Jeep 全球總裁。

在這原廠 CEO、中國總經理頻頻更換的狀態下,基本上也讓 Infiniti 在中國、甚至要在全球建立獨立品牌的形象更加困難。雖然無法確定頻頻的有高層主管離職是否與 Carlos Ghosn 被捕、解雇有關,但可以肯定的是 Infiniti 布局拓展中國市場再到全球的計劃是以失敗作收,加上 Nissan 在全球銷售下滑、遇上財務危機等等,Infiniti 總部回歸日本橫濱、調整品牌策略倒也不那麼讓人意外了。

雖然無法確定從 2018 年底陸逸的離職,到 2019 年頻頻的有高層主管離職是否與 Carlos Ghosn 被捕、解雇有關,但可以肯定的是 Infiniti 布局拓展中國市場再到全球的計劃是以失敗作收,加上 Nissan 大本營在全球銷售下滑、遇上財務危機等等,Infiniti 總部回歸日本橫濱、調整品牌策略倒也不那麼讓人意外了。

總結來說,Nissan 雖然在 2018 年 1 月就曾提出電氣化戰略,包含 Infiniti 要在中國拓展電動車或電器化車型,然而為何是 2020 年中才決定回歸日本橫濱?除了官方聲明提及業務集中與精簡,可理解為降低成本之外,一方面隨著中國發展策略的失敗而調整品牌形象、或許也有著更深一層與前朝有關的整頓考量,藏在潘朵拉的盒子。